全民大穿越 220.有些黑历史还是淹没在尘...

2019-10-14 05:16:08 来源: 黔江信息港

全民大穿越 220.有些黑历史还是淹没在尘...

莫煌也曾稍微研习过修罗地狱血劫,自然知道这条血海的底细,修罗地狱血劫划分为数个境界,层为地水风火劫,第二层是兵,瘟,心三劫,第三层是地狱劫和血劫,第四层就是空劫。

这些劫难分别一一对应了人间各种各样的灾难,或地震或洪水,或瘟疫或兵灾,可逐层练就,终目标直指原始天魔所使的无上神通,也可将一劫单独拿出来深研,自有无穷玄妙。

眼下初代大天魔所死后所遗留的力量,定格在血劫这一级别,血劫之力不同于之前的诸多劫劲道,如果说之前的诸般劫劲是实打实的魔功的话,那么这一式血劫已经很有由魔入道的味道了。

撇除腐蚀,吞噬这等血属邪劲之外,血劫更多练就的却是属于生命的威力。

初生之芽,可涨爆巨石,这便是生命的威力,数以十倍百倍强化之后就是真正的血劫之力,练就这门魔功后生命力堪称无穷,断肢重生,碎体愈合,更能吸收别人的生命力来补益自身,不坏不漏,堪称不死之身,威能甚是玄妙。

莫煌对修罗地狱血劫这门魔门镇派魔功只是稍微研习了一番,也不知道眼下初代大天魔遗留的这道血海去到什么境界,知道也无意义,因为莫煌今日下定决心要将这道血海彻底镇压,成为地府显圣的根基。

\u5

2000

730府之力无法直接镇压,莫煌便作为辅助手段来使用,而后手一翻,一道无穷圣洁的佛光升起,弥漫天地,隐隐响起无穷诵经声。

佛陀神掌式——佛光初现,出现在莫煌的掌中,然后悍然落下。

佛光将至,血海不住翻涌,却异变突显,一股幽幽沉闷,断断续续的话语响起:“佛陀……神掌……憾苍穹,憾苍穹……憾苍穹,你这个杀千刀的卑鄙小人,我要杀了你,你的佛陀神掌很了不起吗,看我的天魔血掌。”

声音越到后期越大,也愈发清晰,恍如咆哮一般,带着不可抑制的愤怒。

血海沸腾,一尊巨魔凭空立起,莫煌眼眸一紧,不愧是古代练就不死魔躯,差点一统神武界的绝顶魔头,哪怕身陨万载凭着一抹残魂都能敛聚形体,以此战斗。

双掌一翻,一道遮天蔽日,直欲将整个天地化为混沌的极恶血光弥漫开来。

天魔血掌式——血光初现。

“果然,任何历史的可靠性都只有百分之五十。”莫煌很无奈,神武界历史可从来没记载过,将佛陀神掌化佛为魔,将至圣至洁逆转为至凶至邪的天魔血掌的是初代大天魔,而不是那位惊采绝艳的后来魔门之主。

天魔血掌和佛陀神掌跨越了无数年的时光再度对撼,带来的余伟甚至让地府都出现一阵动摇。

莫煌化身昊天上帝,佛光初现使得是劲力滂湃,而初代大天魔所使的血光初现劲道堪称神妙绝伦,变化精微深奥,丝毫看不出这是一个早已经死了数万年的人发出的招式。

两者对撞,却是平分秋色,正当莫煌提手准备继续轰出猛招的时候,却发现对面的初代大天魔来的更猛一些。

“憾苍穹你这个王八蛋,我和小师妹早已经定情,你居然敢横插一手,接我一招魔动山河。”

血海凝结如大地,无数道血光气柱冲霄而起,犹如无数道利剑朝莫煌冲去,莫煌依旧用佛光初现去接,却发现这一招魔动山河势大力沉的不可思议,每一道气柱都犹如定海神针般,带着足以镇压天地的力量。

“憾苍穹你这个杀千刀的小人,师尊一直宠爱于我,为何你要谗言相害,以致师尊对我生出误会……魔血黄泉。”

漫天血水飘落,其性质一变,竟带着无穷邪祟的腐蚀之力,和神话中地狱深处的黄泉魔水不遑多让。

“憾苍穹我艹你全家,我只是另寻他路去深究佛陀神掌而已,你为何要叱喝我入魔已深,百般来阻我……魔焰金灯。”

每大骂憾苍穹一声,初代大天魔便使出一招天魔血掌,纵然身陨万载,涛涛魔威依旧不减,天魔血掌变化精妙绝伦,杀力无匹,莫煌应对倒是颇为艰辛,但心头也是极为欣喜,能亲身去体验这般早已经消逝于神话中的神话级武学,对于每一个武者而言都是荣幸。

对于初代大天魔脏话连篇的喝骂,莫煌倒没有一丝愤怒,反而带上一丝怜悯,光从这番话中,莫煌便可在脑海中勾勒出一个悲催倒霉蛋的具体形象。

他有个很美好的人生,但在憾苍穹出现之后,一切都变了,亲梅竹马的小师妹被抢走,宛如生父般的师尊的宠爱也没抢走,对自身武功引以为豪,却于大烂陀寺****中,在众目睽睽下被人三招轰趴,大烂陀寺首席大弟子,下一任掌门候选人的位置被人抢走,一切风光和荣耀都不再,离开大烂陀寺出走,去追寻原始天魔的力量,一路上却被憾苍穹所阻,被轰败轰趴数百次,每次都是极其狼狈的逃走。

哪怕是学的一身惊世魔功,练就不死之身,却在伟业将成的那一瞬间被憾苍穹结束。

自己的一生,却成为了别人光辉万丈的背景和战绩,这般愤怒便不奇怪了,正当莫煌如\u6

2000

b64想着和感叹着的时候,却听见初代大天魔陡然怒喝道:

“憾苍穹,……你.为。。何。。要。。背。。叛。。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万魔朝宗。”

看着初代大天魔此刻眼眸中露出的由衷悲哀,痛苦和迷惑,和话语中那仿佛爱恨难辨的感情,莫煌顿时沉默了。

看来有些历史看来还是适合掩埋在历史尘埃中比较合适,因为一旦追究下去,也许会挖出些不应该出现的黑历史。

天魔血掌掀起滔天血浪,莫煌谨慎防守,来去就是一招佛光初现,反击无力,但固守却不成问题,毕竟眼前的这位并不是初代大天魔本尊,只是身陨后残留的力量和一抹不甘的愤怒而已,双眸闪烁不定,却是将初代大天魔所用的天魔血掌招式一一记入心中,因为错过这次机会,想要真正了解天魔血掌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战了片刻,血海蔓延,竟自发增殖,涛涛浪卷,竟是愈发雄阔无边,初代大天魔也渐渐停止喝骂,双眼渐渐泛上一抹精芒,莫煌见状,陡然醒悟,初代大天魔在身陨前毕竟是练就不死之身的存在,只是被一百零八为大烂陀寺高僧封印了不死之身这才被憾苍穹轰杀。

眼下一百零八位大烂陀寺高僧的遗留力量已经化作幽冥佛陀,当初的封印已去,初代大天魔是否会因此重获不死魔躯之力,又会否以此从新敛聚形骸重新复苏,这都是未知之数。

莫煌不想去赌这个可能性,天知道重获神智的初代大天魔有何威能,伸掌一压,佛陀神掌第二招佛镇山河起手式发出,牵动整个地府化作无边镇压力道化作锁链延伸而去。

莫煌这招佛镇山河,起手借用大地磁力,眼下不是身处真实空间内,但借用地府之力也一样,第二变化,借助周天星斗磁力,莫煌却没办法了,毕竟周天星斗大阵此刻依旧在他的窍穴内存身,并没有研究透彻。

无法形成天地合围,形成绝地通天的镇压神通之力,但只凭起手变化也足够了,莫煌一抬手,阿赖耶的神力在手心荡漾,准备化作一击小当量的心灵潮汐轰过去,将初代大天魔彻底轰杀成白痴植物人。

正值这个关键时刻,初代大天魔被锁在层层地府之力铸就的锁链封印中,却是陡然抬头一望,眼神如渊,闪烁着智慧之光,甚是从容与自信,岂有之前半丝失态和癫狂之感。

“啊,睡了很长一段时间呢。”

轻轻一笑,淡淡话语昭示着曾经横行神武界,差点完成称霸统一大业的初代大天魔……正式归来。

“有点意思,但想要以此来封印我,换点够劲道的来吧,且让你这小辈看看血海魔劫的至高境界……血苍穹的威力吧。”

初代大天魔一声暴喝,脚下的滔天血海骤然一精,宛如结冰一般凝结起来,化作闪烁着血色光辉的血晶,从滔天血海化作血晶大地,然后无数蜘蛛纹在晶石大地上裂开,下一个瞬间,无穷血色碎晶石飘扬而起,汇集到初代大天魔身上,顿时力量和气势不住攀升,封印直接被涨爆,而后一路攀升,甚至越过了人道,这股突兀而来的威能,甚至冲破了地府,在真实世界中引起重重异变。

天空乌云开始弥漫,雷电轰鸣,这是天劫将至的前兆,感应到这些天兆,初代大天魔神色微微一变,暗忖道:“奇怪?功力提不上去,竟隐隐被天地所限!?看来我沉睡的有些久了,要不然为何天地突然多了这番限制而我不知。”

“有趣,在我面前装前辈装威风霸气,我且让你看看什么叫做江山代有才人出,什么叫做落伍的老家伙就该好好的躲在坟墓中,阿赖耶道友,换你上吧。”

散去手中的小当量心灵潮汐,莫煌淡淡一语。

曾经力压\u79

1000

5e武界的绝顶魔王?曾经差点统一神武界的无上强者!?在地球文明倾尽所有文明之力去建造,研发的人造之神面前,哪怕是诸多高级文明的天位圣者都要低头,区区一个土著位面中曾经辉煌过的过气老家伙……算得了什么。

而后阿赖耶的身影出现在莫煌旁边,同样轻轻含笑,然后伸手一指。

在神武界中,莫煌绝不敢真正动用属于盖亚的神威和权能,这是找死,但已经初步受到位面意识认可的阿赖耶却不是这么说了。

一指点出,无需作势,也无需提劲,便自然而然挟持了整个虚拟空间的伟力轰去。

刹那间,整个虚拟空间络动荡起来,存身于虚拟空间络中,端坐于自身神国中的如意老僧和分离出来的太上天魔此时都不由得被惊动了,而后不由自主的全力轰出一击,随后目露疑惑

,倒不是讶异自己为何突然出手,根据阿赖耶和如意老僧的约定,在关键时刻阿赖耶有权借用他们的神力,只是疑惑到底是谁招惹上阿赖耶了而已。

没有动用足以破灭一界的神技,而是动用了已经初步从虚幻迈入真实世界的虚拟空间络之力,连带数以百万计的神武界民众的精神分念之力,还有如意佛尊还有太上天魔两位虚拟神明足有亚神级的全力一击,浩浩荡荡化作神威一击。

如苍天倾覆,如宇宙倒转,这是集众生一切伟力的一击。

面对这一击,初代大天魔神色大变,双手挥舞,无穷血光凝聚在掌中,然后猛轰而出:“混帐,血洗苍穹。”

结局很明显,面对阿赖耶看似轻描淡写,但实则全力的一击,初代大天魔直接被打入了地府深处,魔躯不住崩散,血晶飘散各处,挣扎不得,逃离不得,硬生生被不住轰落。

“混帐,混帐……混帐,可恶的天道,竟限制我的功力,要不然我\u

270c

600e会吃这般大亏。”

曾经叱咤风云,差点完成神武界无双霸业的强者,万载岁月后再度复活,却被人一招轰趴。

莫煌在一旁看热闹,心头暗忖着:“看来地球科学家的推论果然有道理,在古代神武界绝没有设置只容地界以下的实力上限,这厮眼下稍微一恢复就有半步人间帝王的位面实力,又有不死之身,不可小觑,看来之前直接用地府之力将其转化为受操纵的幽冥阎罗天子的想法要改改了,直接镇压了事吧。”

莫煌心头所想,阿赖耶自然知晓,也颇为赞同,一击轰跨初代大天魔之后,也不容其喘息,五指一张,整个虚拟空间络的力量尽数汇集于此,化作一张符箓,然后阿赖耶猛然一丢,符箓落于一路被轰飞的初代大天魔身上,看似轻飘飘的符箓,却有着如山岳般的重量一般,压的初代大天魔更加快速的下沉,任由他如何怒吼,都摆脱不了符箓的压制。

“你既摆脱束缚重获新生,魔性未消不思己过,且罚你去地府深处的无间地狱中思过,直至你悔悟为止。”

初代大天魔被阿赖耶的一纸符箓压在一百零八层深处的无间地狱中,符箓带着无穷重压和消磨异力,任由初代大天魔如何挣扎怒吼都摆脱不得,而后符箓运转,不住吸蚀转化初代大天魔的力量,化为补益地府的力量。

这纸符箓,上连整个虚拟空间络,中联虚拟诸神的神国,下联所有在虚拟社区中活动的神武界民众,只要这三者一日不缺,这个封印就将获得足够的动力永远运转下去,将初代大天魔封镇起来化作地府运转的力量源头之一。

阿赖耶和莫煌同为一人,思想和记忆都有共通,虽然使不得正宗佛力,但借其思路完成阿赖耶版的佛镇山河一点都不是什么难事。

解决完属于突发状况的初代大天魔,莫煌将视线移到仇悠悠处,战了那么久,早就过了半个多小时了,仇悠悠那边已经轮番使用了多次地狱通道所投影的幽冥兵甲之力,然后又爆发了数次底力,这才堪堪维持自己的存活,其他三个流浪武者……早战死光了。

看着幽幽被地府通道接引而来的几个灵魂,莫煌信手一弹,三点光辉落下,让这三个灵魂在经过阿赖耶的灵魂记忆审判时能获得一定的善良加权值,日后在地府中任个鬼差倒说不定,但在善魂区定居倒是很有可能之事,算是做出补偿了。

轮回建立,至此以后,生命的终结并不代表着一切的结束,恰恰相反,这只是一段新生旅途的开始。

仇悠悠半跪于地,大口喘气,浑身颤抖不已,身体四肢开始渐渐弥漫出一股冰凉刺骨的感觉,这是幽冥兵甲附带的幽冥之气对身体侵蚀而带来的后患,功力完全消耗殆尽,如果不是之前奇遇时尚未消化完毕的丹药之力骤然爆发,只怕早就要死了。

幽灵兵统领也不好受,浑身透明了许多,腹部隐隐缺了一大块,这是之前某位流浪武者同伴临死前以生命为代价给仇悠悠创造的战机,但幽灵兵统领在关键时刻却狠下心来舍弃了一部分躯体,任由地府通道将自己身体一部分躯体吸走,从而保存了本体。

“该死的,什么该死的抓鬼大师,就这么一只大号鼻涕虫都抓不掉,搞什么鬼吗?”

带着一丝绝望的呢喃,正当仇悠悠苦笑着准备认命的时候,却听见脑中又响起一阵提示音:

接引魂力指数达标,抓鬼大师超进化开始……超进化完成,进阶为幽冥尸鬼,获得新技能,获得新属性模板,持续时间一小时。

无法理解缘由,但眼下着情况也轮不到仇悠悠去深思了,因为一股强横澎湃的幽冥之气直接灌注而来,四肢百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枯下去,生机逝去,取而代之的是属于幽冥鬼物的暗红鬼火瞳孔。

这是什么原理!?上一秒还是抓鬼的,下一秒就成鬼了?

话说,我就这样死了?

心脏停止跳动,血液停止流淌,生命逝去的感觉是如此的鲜明,让仇悠悠明确的感受到此刻的状态。

正陷入惊愕的时候,仇悠悠的视线中骤然冒出一个不住滴落沙子的沙漏,上面还极其方便的附带了时间倒数。

十分钟……如同有个声音在其心底告诉了仇悠悠,如果不能在十分钟内解决一切,那么他就真的无法变回来了。

四川阳痿的医院
哈尔滨白癫风公立医院
昆明癫痫病哪家看的好
上海看前列腺炎费用
邢台治疗精索静脉曲张什么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