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存款考核制度临变 商业银行亟待转型升级

2018-12-07 19:28:16
存款考核制度临变 商业银行亟待转型升级 中国网财经9月19日讯(记者 王颖)9月12日夜间银监会一道通知,明文规定商业银行不得设立时点性存款规模考评指标,且要求月末一日各项存款与本月日均存款偏离度不得超过3%,通知发布至今,引发业内讨论经久不息,不少人甚至推测,这是一个信号,很快监管部门将采取进一步措施规范制度,彻底将银行的时点制考核制度取消,转而全面推行日均制考核制度。 但是日前,各银行内部人士则对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现下各银行内部尚未制定明确的决定完全取消时点制考核而代之以日均制考核的计划,分析人士和监管机构也对记者表示,此番通知的意义不在于考核方式的转变,而是银行对于自己整个服务职能转型升级的意识提升。 “冲时点”与“日均量” 压力孰大? 9月12日夜晚,银监会官方网站发布了《人民银行办公厅关于加强商业银行存款偏离度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下称《通知》),指导商业银行改进绩效考评制度,通知中要求各商业银行不得设立时点性存款规模考评指标,同时明确设立指标规定,银行月末一日各项存款与本月日均存款偏离度不得超过3%。 消息一出,引发业界讨论纷纷。众所周知,月末、季度末、年末出现的商业银行各显神通拉存款热潮早已屡见不鲜,在“冲时点”的任务指标下“应运而生”的各类高收益承诺的理财产品也常常在彼时遍地开花,而如今一纸禁令,显然对这些现象将起到一定的遏制作用。 不少银行界人士对此持期许之态,更有不少人士大胆推测,监管部门下一步棋,或许就是全面取消时点制考核,改而以日均制考核全面取代。 “这是一个好趋势,其实银行还是很希望取消时点制考核,”某大型国有银行内部管理人士对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时点波动对银行没什么好处,冲时点对于银行来说本身就是一件成本很高的事情,存款准备金要缴纳更多,为了吸收资金,支付发放的理财产品收益也需要付出成本;此外遇到大额资金议价的时候不得不为了季度末账面资金好看而接受对方提出的高价支付。而如果取消了这种时点考核的方式,这些需求都不存在了,不仅银行成本,整个资金市场的成本都能有效降低。” 但另一方面,接近一线的银行员工则表示若真将时点考核完全改为日均考核,则其工作压力将会从“季度末的紧张”变成“日复一日的冲刺”。 “完全改为日均制考核的话,对我们一线客户经理压力更大。”民生银行某分行一位客户经理向中国网财经记者如是表示。交流间他向记者展示了其部门内部针对此政策的讨论记录:“银行短期很痛,银行通过各种交易结构的设计主动‘制造’存款的主要渠道在《通知》中均被禁止;企业融资也很痛,在现行的存贷比考核体系下,《通知》将加大银行的吸存压力,提高银行的整体负债成本。” “这个确实对员工的压力更大,对分支行的要求更高。”前述国有银行内部管理人士对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它要求了更为稳定的存款资源,而非仅仅在冲时点的时候用高价吸引的一点资金。” “应对这个问题,说到底还是要提高服务,增加客户,扩大客户基础。” 在提到日均制考核带来的上述压力时,中国工商银行总行一位内部人士向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现在大环境严峻,互联网金融和理财产品的竞争分外激烈,银行本身的存款压力就客观存在,所以,银行也迫切需要重新调整自己的战略。” 银行自身的“转型”与“升级”是关键 尽管现在银行正如火如荼讨论着“时点制”和“日均制”分别带来的不同压力,但记者随机调访中国银行、中国工商银行、民生银行等各大银行不同地区的分支行机构获知,不少分支行暂未接到总行针对《通知》而下达的关于考核制度的改革性调整,不少一线客户经理向记者表示,在《通知》下达之前,其考核便是时点制和日均制结合进行的综合考核,即不仅要看在季度末的存款成绩,每日的平均存款成绩也在考核指标之中。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研究员邹平座对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对于各个银行的考核制度,是否要全面推行日均制的存款考核制度,央行不会予以过强过细的干涉,在市场化的环境下各个银行可以根据各自不同的特点来实施有针对性的管理,重点是要遵循央行的总体原则和规定,控制风险,不能因为拉存款而故意抬高成本,出现变相的恶性竞争。邹平座强调,银行、尤其是银行业公会要在促进公平、合理及有效的竞争上发挥更大的作用。 “《通知》的规定,并不是一个考核的问题。”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对中国网财经记者分析称,“监管机构并没有想去考核一个银行,它只是不希望银行冲时点。相对于完全取消时点制考核推行日均制或者月均制考核,设定存款偏离度是一个更科学合理的折中办法。至于其他,不是考核的问题,而是银行做排名的时候都希望自己的市场占有率高,是银行本身的竞争,跟监管机构考核虽然有关,但关系不大。” “取消考核不可能,完全的日均制考核也不可能,要求只是不要偏离太多,不能为了拉存款而拉存款,甚至采取非法手段恶性竞争。”邹平座对记者表示,“各个银行应该从自身效率、结构、风险方面主动研究,自己把握。往后的商业银行应该是综合的效率考核,主要转向跟现代化的结合,如何创新,如何应用网络金融,如何开发新的产品,如何跟直接的金融市场及资本市场相结合。” 在前述民生银行某分行某部门内部讨论记录中,记者看到一位员工写到其认为的银行如今面临的“四难境地”,分别是“实体经济融资成本高企,政策大方向是降低融资成本;金融脱媒大趋势造成了银行存款稳定性大幅下降,这一趋势不可逆转;时点性贷存比考核继续严格执行;《通知》对银行存款冲时点的限制”。 针对这些问题与“阵痛”,邹平座表示,这些正代表了在经济转型时期的现在,商业银行的经营,也“应该转型了”。 “未来的商业银行竞争将以技术和服务为核心,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存款问题。靠简单拉存款来过日子的时代即将过去,依靠利差的时代对于商业银行也迟早要结束,商业银行也需要配合经济环境的变化,完成自己的转型与升级。”邹平座意味深长地说。 办公室塑胶地板
真空输送机公司
不锈钢蝶阀厂家
儿童玩具小木马
郑州郑州金水电缆集团销售
中型铲车
孩子低烧怎么办
小孩反复咳嗽怎么办
宝宝睡觉时咳嗽是什么原因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