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里住不惯

2019-10-13 05:11:29 来源: 黔江信息港

  城里住不惯

  婚后好几年,除了春节,他从来不曾回过老家。儿子想奶奶,跟他闹了好几天。实在没有办法,他只好给母亲打了。他说您来吧,小宝说他想您。母亲想了想,说,好吧。

  那是母亲次来到城里。

  母亲带来两个蛇皮口袋。一个口袋里装满刚从菜园里摘下的新鲜蔬菜,一个口袋里装满刚从地理掰下的青玉米。她战战兢兢地在屋子里走动,小心翼翼地和他以及他的妻子说话。五十多岁的母亲知道,即使住在儿子家,她也不能太随便。

  他忙,不可能时时刻刻陪着母亲。妻子也忙,她得去公司上班,去健身房健身,去自修班学英语,学会计……他们把母亲留在家里,让她照顾儿子。

  白天,母亲愣愣地坐在沙发上。她不敢用抽水马桶,不敢动电视,不敢开冰箱,不接。后来,小孙子非要喝热牛奶,她才不得不硬着头皮打开了燃气灶,却差点儿闹下了天大的祸。

  中午他回家时,闻到一股很浓的煤气味。他冲进厨房,见燃气灶的开关开着,正咝咝地响。他连忙关掉燃气灶,打开厨房的窗户。母亲惊恐地看着他,脸色苍白。母亲说,出什么事了吗?他说没事,脸色却黑得可怕。母亲垂下头,她不敢多说一句话。

  母亲第二天就回了乡下。母亲说,我在城里住不惯,以后,还不知道会闯下什么祸……小宝以后想我,让他回乡下去看我。如果你们想我,也回乡下看我,我真住不习惯。这时他才想起来,母亲竟一次也没用过家里的洗手间。母亲腿脚不便,可是她仍然坚持去一公里以外的公厕。母亲留下的那些蔬菜和青玉米,他们吃了很长时间还是没有吃完,只好扔掉了。

  第二年春天,他的生活发生了重大变故。妻子与他离婚,后来他又被公司解聘了。他变得一无所有,整天闷在家里,借酒消愁。终于有一天,他在横穿马路的时候,被一辆汽车撞倒在地,需要在家修养至少半年时间。

  母亲再一次进了城。是母亲主动要求来的,她在里说,有些想儿子了。

  他不想让母亲看到他现在的可怜模样,他劝她回去。母亲说我还是住些日子吧!他说您不是说住不习惯吗?母亲说会习惯的。当天母亲就用燃气灶给他煮了晚饭。母亲说,你放心,煮完饭,我不会忘记关掉煤气灶的。

  他惊讶的发现,母亲竟然表现出了惊人的适应能力。她把冰箱整理得井井有条,每次关冰箱,都不忘看看冰箱门是否关严;她把空调的温度调得恰到好处;每当有敲门声,她总是先通过猫眼看清门外的来人;她用微波炉给他烤面包,用果汁机给他榨新鲜的果汁。

  母亲在几天之内迅速变成了一位标准的城市老太太。她无微不至的照顾自己的儿子,就像在乡下照顾小时候的他。

  后来他的心情好了一些,没事的时候,就和母亲聊天。母亲说你想不想买一台电脑。他说买电脑干什么。母亲说你以前不是喜欢写作吗,我记得你读书的时候就喜欢写一些东西,其实你还可以写。听说现在写作得用电脑。他问,都扔这么多年了,还能写吗?母亲说,怎么不能?写写试试,反正你行动不方便,闲着也没事。就算写不出名堂,当成娱乐也行。母亲说完,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纸包,打开,里面包了一沓钱。母亲说是我这几年攒的,四千多块钱,给你买台电脑吧。

  第二天,母亲就拉着他去了电脑城。电脑买回来后,他真的开始了写作。开头当然不顺利,不过也零星发表了一些文章。随着发表量越来越大,他的心情也越来越好。半年以后,他几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现在他彻底忘掉了自己的不幸,感觉生活一天比一天美好。

  突然有一天,母亲在客厅里摔了一跤。他过去扶起母亲,母亲说,地板太滑了,这城里,我怎么也住不习惯。那一刻他努力抑制自己的眼泪——母亲为了他,几乎适应了城市的一切,而他,却从来没有想过让这个家适应自己的母亲,那怕是换成防滑的木地板。他说明天我就找人铺地毯。母亲说不用了,明天我想回去。他问为什么。母亲说地理的庄家该收了,怕你爹他一个人忙不过来。他求母亲再住些日子,可是母亲说什么也不肯住。她说,如果你想我了,就会乡下看我。

  他叫一声妈,泪水滂沱——母亲的一切都是为了儿子而存在,为儿子而改变。在她的心里面,唯独没有她自己。

婚姻家庭
租房资讯
美股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