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构不上街

2019-12-11 20:13:01 来源: 黔江信息港

结构不上街

以前我们总是对“结构不上街”的口号耳熟能详,知识分子将这句口号视作结构主义者对待的冷静态度而传为美谈。岂不知这句口号早的流传是法国公众对于结构主义者的嘲讽揶揄。

在法国五月风暴时期,校园里只有结构主义者的课程还在继续,而学生们也不敢于公众面前公然承认自己是结构主义者

,恍如“不上街”的主张让他们失去了知识分子应有的道德优越感。然而历史总是喜欢开玩笑,全社会的运动没有持续多久便草草收场了

,从前的激进派沦为被指摘的对象

,而结构主义者对待学生运动的保守态度在1960年代以后取得了公众的同情

与此同时,曾经大张旗鼓的西方马克思主义思潮也在结构主义的崛起中日渐衰落。在法国,老年萨特被列维·施特劳斯和米歇尔·福柯双重夹击,而在德国,法兰克福的正宗继承人哈贝马斯也改弦易辙,声明放弃批判理论。从此之后,“结构不上街”就从一句极具嘲讽意味的群众口号蜕变为知识分子静观世态的正面评价。

法国五月风暴时期,一名学生运动在巴黎索帮神学院前演讲的场面。阿多诺实际上比这些学生更富有反叛和批判精神,但他坚持“不上街”的立场耐人寻味 IC 资料

其实,我们对1968年的那段岁月,了解得并不深入,而历史也就是在以讹传讹中扭曲变样。通常人们将法兰克福学派视作激进思想的代言人,因此也将他们视作学生运动的带头者。然而法兰克福学派的不同成员在中的表现却非常耐人寻味,其中耀眼的明星当数阿多诺。阿多诺曾由于自己的犹太血统而饱尝颠沛流离的苦滋味,好友本雅明也在纳粹的步步紧逼下饮弹自尽,他对世界的认识并不会因此而更加激进,相反,对世界的不信任和质疑态度贯穿他的学术生涯。

阿多诺的学生一度是学校内造反的

,当学生掌权之后自然要把启蒙老师抬出来演讲一番。可是,没有想到阿多诺对学生造反运动反应异常的冷漠,不仅拒绝了学生们的热情邀请,反而怒斥他们扭曲自己的思想。这盆冷水当然不会让造反头子们回心转意。接下来的发展颇有戏剧性,学生们将往日的精神视为当前革命的大敌,将阿多诺视为为守旧的资产阶级堡垒。进而出现了群情激昂的人们攻陷反动堡垒的场景,阿多诺的办公室被贴满大字报,处处被人们声讨抨击,幸亏那时的德国其实不时行武斗

,要不让这个老爷子吃不了兜着走。

不过,没有武斗也并没有减轻阿多诺的痛苦,相反,在人们的声中,阿多诺的身体日渐憔悴,终究在半年后于瑞士猝然离世。在的日子里,阿多诺反复申明他从前的主张其实不应当通过群众的汽油弹和石块来实现,然而在那种特殊的年代,已经没有人愿意凝听这个病榻上的老者的遗言了。

阿多诺的立场异常耐人寻味,即便是对“告别革命”的今天,这位老者的沉思是否还会唤起我们深入思考群众运动的兴趣呢

西宁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本溪市中医院怎么样
海南白癜风如何治疗
包头治疗白癜风方法
海南白癜风医院排行榜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