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小说】口镇女子

2019-09-14 09:10:47 来源: 黔江信息港

摘要: 口镇,在历史中无立锥之地,可是还有很多生灵需要依附于它而存在,就像那镇上不言不语的树,不言不语的河,街上跑过的小猫小狗,河堤上自生自灭的野碗豆花,还有世世代代在那条狭长街上繁衍的人们……当然还有无数口镇女子在成长,在感受生的快乐,活的悲衰,情的可贵,爱的甜美。她们用孱弱的体格扛起生命的悲悲喜喜,用满满的爱宽容着人性,用仅有的热情承载着对社会的责任,虽如荧火,但是我爱口镇,爱口镇的女子。 话说盘古开天之际……呸呸,这是神话的开头,删了重敲哈。
引子:东拉西凑拼出一块蹩脚的华丽布景让口镇女子粉墨登场
口镇,显然是个镇的名字,不过就算你累的汗珠子跌八瓣,在中国版图上也找不到这个名“口”的小镇。
它辖属于陕西省泾阳县,提到泾阳县,学地质地理的人或有些耳熟,这个县里有个大地原点,就是中国的中心,所以这块地方号称中国的白菜心,历史上属于风调雨顺的安稳之地。其名字也与泾渭分明有着切实的历史渊源,它的确依傍在泾河一岸。
按说这个县该是人杰地灵的风水宝地,事实上并非如此,这块地方在历史的硝烟中始终沉寂着,守着光阴默默无闻。至于口镇,做为此无闻之县北边的一条百年古街,就更加的远离历史不为人知。只是前几日在翻父亲生前一箱旧书时,找到了一本泾阳县县志,这本早年已稍稍发黄的县志里,口镇占了很大比重。细读,从这本可谓称得上原始资料里我才知道口镇在历史中的份量。
镇的东头原是止于绵延无尽的磋硪山脚,当年因国势所需,几颗炮弹轰鸣之后,坚硬的磋硪山便张开了一张巨口,此镇便由此面得名。紧接着一条乌龙般的沥青公路气势迫人的钻山而过,蜿蜒而上,联通了陕北,成为解放前通往陕北的一个要道。同时这张口也象张天窗,让这方百姓看到了山外的确还有更广阔的天地。
做为入陕北的一个门户关口,就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利。所以,战争年代时期,口镇是方圆百里繁华的镇甸,有许多将帅的足迹留驻在这里。
这个的确有据可查,附近的村子里都有陈毅将军的传说,再稍远四十里处便是毛周两民族元勋当年召开某次会议的纪念馆等等。据说当时在卖柴,卖牲畜开茶铺的伙计中都有地下党的存在,镇上也发生过很多次激战,听阿婆讲,对门王跛子爷就是当年在战争中去捡炮铜,专业术语就是用过的子弹头,不幸中了流弹成了残疾。小时候蹲在老人们身边玩,多次听说镇上谁谁家里有金山银库,谁谁家地窖里埋着成坛的银元,谁谁家里天天晚上睡不着觉一家子围在地下室里垒金子……
一句话,这个镇上有很多不可见天日的人和事,这个镇上不是个贫瘠落后的小地儿,这个镇上藏着很多故事,这个镇上的人不是井地蛤蟆,历数过来,家家三辈之前都是个不大不小的人物。
意外的是,在这本县志上我发现一个秘密,也不是秘密,只是很多人不知道,或知道了也不肯相信的历史记载,记载上说镇东头名为响乐潭的潭壁上某个洞窟居然是轩辕黄帝升天的地方。问小镇上的古稀老人,老人说他们小时也听到如此传说,那都是胡说哩。可是胡说怎么能上县志?还有在那个洞的旁边便有孙思逊的药王洞,据说是孙思逊游世疗百姓疾苦时,专门选择此地。
这就是说,小镇上的人虽然自视不一般,但也不离谱,从不敢承认自己与轩辕的渊源。但是我热血沸腾的读了一遍又一遍,因为这个镇上有很多景点的名字与景致的确找不到来历,又很奇特,所以我宁愿相信这个记载,为自己出生在这个镇上暗自感慨一回。

记忆里,这个小镇是繁荣的不得了,小时候怕三天一次的逢集,人山人海,放学原本五分钟的路挤半小时也到不了家,常常结伴从镇外环的河堤上绕着回来,无奈我家当时在镇中心,绕上去的长坡状巷子里也挤得水泄不通,走一步停三步,又急又饿,便暗自愤恨没生在乡下。
当然那只是一时气话,那时乡下的孩子在我们镇甸上的孩子面前十足的自卑。偶尔跟父母上一次街的乡下孩子在我们这些街上孩子横冲直壮的奔行中怯怯的缩向街边,或躲在父母身后偷偷地用两眼尾随着我们直到我们身影消失,而我们对他们是连半眼也不会正视的。上中学后,乡里孩子与镇上孩子便截然两个群体,乡里孩子对镇上的孩子偷着羡慕嫉妒恨,镇上孩子对乡里土的掉渣的锅盖头,布鞋头绳哧笑不已,乡下孩子极大限度的满足了我们做为镇上孩子的优越感,况且那时回家都在下午,也很难碰上水泄不通的街市,不再有看着家在几步之遥却迟迟不能归的困扰。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交通逐渐发达起来,头脑灵活手脚勤快的商人们四处游走,各地的领导能力有差异,别的乡或镇都被经营的繁荣起来,口镇换了几届镇领导班子,只依稀传说各自家财越来越旺,而镇街却日益破旧,连曾经自豪的早的柏油马路也成了马蜂窝,骑自行车能颠簸的散架。逢集的日子,街上人影稀少,孩童们肆无忌惮地追逐嬉戏,零零散散的小商贩们在街边摆着廉价劣质的货物,一边吹着上面的尘土一边叹息,有的甚至发誓,这个破镇子以后再也不来了。
听到破镇子一词时,才蓦然发觉那种繁华的街景已许久许久不曾出现了,乡里的孩子也不留锅盖头,不扎红头绳了,脚上一律穿起了球鞋或塑料鞋,乡镇界线模糊了,心里忽然有了种失落,也切实地感知到了大人们说的时代变了,风水轮流转了。
90年代末,全民打工热浪高涨,镇上的中青年都相继南下或是挤向省城,家家门口的青石台上坐的都是留守的失去劳作力的老人,老人面前奔跑的是一群缺父少母的孩子。
满街的老弱病残妇,两排破败绵延的青瓦房,房顶的苔藓绿油油一层,整个镇,整条街,每天都那么寂静寥落。曾经繁盛一时的百年老镇像是耗进了油的灯,跌入了无边的黑夜,而幽长的街道更像一条力竭的长虫仆伏在磋硪山下,奄奄一息。
衰极必胜,胜及必衰,老话是有道理,口镇在沉寂了十多年后,又突然地繁闹起来。国家政策与财力的扶持,新修的柏油路两旁高楼林立,在外面打拼了多年的人都纷纷返回镇上创业,电器专卖,百货超市,品牌服装……商铺里琳琅满目,似乎一夜春风吹过古老长街,复苏了桃红柳绿,满街都是衣着光鲜充满活力的面孔。
兴衰更迭,这个古老的镇,捱过了漫漫长夜,又顽强的焕发勃勃生机,……好,不敢再乱扯了,东拉西凑拼出这样一幅蹩脚的华丽布景,足够让这个女子粉墨登场。
近回口镇,听到几次路人的对白。
你是哪的,女子?
口镇的。
口镇?!口镇女子厉害呀!口镇有个宁娟你知道不?
知道,知道,我口镇女子咋能不知道哩。听自豪的口音,似乎和叫宁娟的女子扯上关系是莫大的荣幸。
宁娟,据我所知,是目前,截止公元2012年三月,这个镇的婚纱摄影楼的老板。一个身高一米五,体重50公斤的已婚女子,相貌普通,丢进人堆就找不着的主,非要找个靓点,就是笑起来颇具感染力,两眼眯得只留一条缝,缝里的光就像碎星。就是这个其貌不扬的女子制造了,或正在制造着古镇的一场奇迹。

一,童年。
1十家巷的那群孩子
在这个百年老镇的中心有一条巷子,名曰十家巷。这个名字是有来历的。
当初解放时,镇里将所有百姓的资产收公平摊,因为有几户当时是产大业大的居民,平时豪门大院住惯了,分那么个小宅地肯定是不够的,况且他们的资产也算是给政府和人民的一份贡献,政府也很人性化,将几户所谓的大户人家集中的分在一条巷子里,这条巷子里的人家住房面积都是其它巷子居民住宅的两倍多。分完后又多出两条窄小的院落,于是又调配了两户人家进住,刚好十户,十家巷由此得名。
这个巷子被一条直通公路的巷子一分为二,巷子顶端当时被定为镇一组居民的村委会,两边各五家。东边五家的里边是外号烟王的李宅,西边第二户是外号盐王的宁宅,想必这两户人家在当发当时是响当当的姓氏。由此,你也许已经猜到宁娟与这个宁宅的关联。
不错,宁娟就是盐王的孙女,我是烟王的孙女李氏。我和宁娟同年生,她比我大五个月,听母亲讲,我出生时,母亲奶还没下来,要吃别人奶,按民俗,那个人也就是日后该婴孩的奶娘,我吃的就是宁娟母亲的奶。只是新社会不流行叫奶娘,所以也就忽略这个称呼,见了就喊:姨。
我两生的是新社会,所以也没被祖荫福泽到,只是那个巷子宽阔平坦安静,恰恰那时计划生育不是很紧,我们前后几年的孩子一共有十几个,同年的就有五个。所以那个巷子的宽阔平坦给我们这一帮孩子提供了足够大的游戏空间,我和宁娟是眼一睁便混在一起的玩伴,所以宁娟的童年很大程度上存在了我的大脑CPU里,如此自觉向亲们交待下我和她的渊源,为了证明我是有资格对她一番指手画脚的。

记忆里,除却冬天,各家的母亲们都在聚在一家门前的树荫下纳鞋底,织毛线,或择菜,边说笑,边守护着我们这一群孩子玩闹。我们丢沙包,打四角,踢键子,跳大绳……各种游戏玩的忘了性别之分,男生也玩女生的游戏,女生也挤到男生的游戏堆里,后来就有一个辈份该叫叔叔的男生踢键子跳皮筋都远远超过女生,据说他后来织毛衣也令女人们自行惭愧。
三岁的娃娃看到老,这是奶奶经常讲的话,所以在我们这帮猴孩子们肆无忌惮玩闹时,大人们都慢慢分辩出了谁以后会干啥,谁是有本事的云云。
宁娟是大家一直看好的长大定会有本事的女子,而我身体较弱,三天两头的生病,常常蹲在大人旁边看着人家争斗嬉戏,满脸羡慕却不喜参与,害怕那种争抢。所以我就能近清楚大人们的评论,大人们经常对着孩子堆里眉飞色舞的宁娟啧啧赞叹:这女子长大了不得呀!
的确,宁娟在我幼年记忆里是令我望尘莫及到不会嫉妒的伴,有两件小事如刺般扎进记忆,至今不曾拔出:
某天街中心的广场上来了一队耍杂技的,当时一群孩子都拥了去,没想到人家要票,包括我在内的几个孩子就扫兴地返了回来,宁娟不知想什么办法带着另外几个混了进去。我们灰溜溜地退回来的几个孩子就守在一群母身边听着调侃式的数落:怪你们没本事,宁娟咋能进去?你们咋就没有宁娟的本事?
就在我们生闷气的时候,宁娟咯咯的笑着从巷子口跑进来,后边是一队追随者。她脸色通红,渗着汗珠子,看到我们垂头丧气的几个,很惊奇地问:你们没看成么?
还不等我们回答,她爽快地说,快,跟我走,我带你们看去。言下之意,那个地儿她来去自如,入口的把门儿对她形同虚设。
我们中间有人蠢蠢欲动,有人刷的站了起来,看架势,是想去。一个婶子阻拦:别去了,宁娟你看到啥了,给大家表演表演,咋样?
宁娟是个人来疯,一听这话立马来了神:走开,我演给你们看啊。
出乎意料,宁娟是个杂技天才!她当时就在腾出的丈把地儿中间往后一仰下了个腰下去,然后喊着:走开,走开,别踢到了。一使劲,便两腿上扬,刷的一下翻了过来,眨眼间便又直直地立在大伙面前。
这叫大人和我们一群孩子都傻了眼,大人们羡慕的眼都发红;这宁娟是咋生的?咋看啥会啥呢?
宁娟,要不你去练杂技去。有婶子向宁娟建议。
宁娟说,我才不去哩,耍耍可以,我以后要干大事,要养活我妈我爸。
这个回答无疑又惹起一片赞评。记得当时我七岁,宁娟也该是七岁。
事实证明,童言无忌,一语成蕺。

来年夏天的一年中午,还是那棵大树下聚着一堆母亲。当时巷子口有几推上乡下人拉着大车买西瓜,一堆一堆连绵起伏的。其中就有几个阿姨婶子想考验一下这些孩子的能耐,就笑着说,看谁胆大心细能给咱抱回一个西瓜,逮住了,我们就掏钱买下来。(都是自家地里长出来的,一个瓜也不贵,而且那些乡里人买不完了,为了方便,找我们其中一家人的院子放着,所以也常常送我们几个西瓜。拿一两个,即使逮着了,也不是多大的事,顶多笑骂一声捣蛋)
可是我就是害怕,跑到巷子一半就折了回来,听着母亲失望的叹气,想必母亲很希望自己的孩子让人看出点出息来,可我就是没有给母亲争过一回脸面。跑出去的孩子都纷纷折回来了,母亲逐渐平衡不再叹气。
然后,在十几双不可思议的目光投射中,宁娟抱着一个绿绿的圆圆的西瓜笑着跑了回来,跑到树下,身子一蹲,将瓜咕噜到树根下,哗的又转身跑出巷子。
一中午下来,宁娟抱回了九个西瓜,平均每家都可以分到一个,还多出两个。众母亲一再拒绝,大人不能要小孩的东西,然后劝宁娟留下两个,其余的送回去。宁娟如此的做了,大家才笑笑地散了。

2,小时候的宁娟,那叫一个幸福

宁娟的本事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她一直就是十家巷父母教育孩子的标准,但是她令人眼红的还不止这一点。
70年代末,计划生育政策正与传统观念强力PK状态中,独生女,堪称凤毛林角。宁娟就是十家巷以至整个镇的的独生女。独享家中一切美食美物,独霸家中所有宠爱,这本身就让家里一不小心便兄妹成群的孩子羡慕的眼睛滴血,况且,宁娟的父母也是令人不敢小看的角。
宁娟的父亲早年当过几年兵,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他就常常出没在巷子中间村支委那个大院,因为他是代理书记,他的权限多大,当时我不清楚,只知道刚开始镇上的台电视机由他保管。

共 2 89 字 7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这一篇小说的构思很是不错,作者对于情节的展开,也是依托着时间的发展顺序,只不过,在正文之前加上了一个引子之后,小说的开篇部分的吸引力,就提高了不少。此外,收尾部分的延伸,尽管是寥寥几句,却也充分的说明了,作者内心的一些想法,以及创作这篇小说的企图。至于小说的本身,就文字来说,对于人物的刻画表现的淋漓尽致,很是丰满。即便是一些小人物的特点,也是描写的活灵活现,很有真实生活的感触,乃至于情节的推荐,在不急不缓中不断的推进,我们的阅读感受,却也是随着文字的渐行渐深而逐步的加强。让人赞叹的一个作品 。倾情推荐。——履泽【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21907】
1 楼 文友: 201 -02-18 19:07:05 问好朋友,不错的文字,欣赏了。。。欢迎赐稿江南。
回复2 楼 文友: 201 -02-19 17: :17 阿泽,辛苦你了!祝安祺!
 楼 文友: 201 -02-19 17:18:24 欣赏好文笔!问好! 秋叶枫红江山远;春花书香玲珑诗。
回复  楼 文友: 201 -02-19 17: 4:00 谢谢鼓励,小轩子!祝好哦心源性脑栓塞症状
8岁儿童口臭怎么办
幼儿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手足麻木常见何病
本文标签: